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>> 护肤
  • 林特特游记–天鹅起飞的地方:巴音布鲁克印象

  • 发表时间:2017-09-01 17:46 | | 点击数:
  •   “夕阳下山时,九曲十八弯的湖心里就会映射出九个太阳,据说这九个太阳就是当年后羿射下的,落到了这片美丽的大草原上。”

    图 / 许培鸿

      盛夏,我去了趟巴音布鲁克。

      行程中本没有它,但朋友一再推荐:去吧,你不会失望,那是和那拉提一样美,但绝不一样的地方。

      “那拉提就美得不要不要了,巴音布鲁克还能怎样?”

      天鹅之恋

      殷瑛 - 天鹅之恋

      划个问号,说走就走。

      汽车在山间穿行,绕盘山公路一圈又一圈,窗外景色变化,提示着我们时而在山脚,时而在山巅,一百多圈后,我们抵达目的地,而天也黑了。

      还没进入景区,我就先醉了一场。

    图 / 由和静县宣传部提供

      在巴音布鲁克的第一夜,我们住在巩乃斯河畔的一家客栈,宴席开始,好客的主人率着能歌善舞的姑娘们轮番祝酒、献唱。

    图 / 由和静县宣传部提供

      她们自我介绍:“我们是蒙古族,是东归英雄土尔扈特的后代。”

    图 / 由和静县宣传部提供

      她们捧着的酒瓶也标注着“东归英雄”的字样,唱到我面前,是那首流传极广的《鸿雁》,我最后的记忆是:弓腰接过哈达;在此之前,接过三碗白酒。

       记忆出现断层。

      等意识恢复,已是半夜,我在黑漆漆的房间,听见“扑簌簌”的声响。

      带着残留的醉,我四处寻找声响的来源,直至站在窗边,“扑簌簌”越来越清晰,我推开窗:下雪了。

    图 / 许培鸿

      一路走来,虽说经过无数雪山,但那是积雪,而这时正值盛夏,大雪飘飘洒洒,眼前一片厚厚的白,树被压弯,目光所及处都被覆盖,一瞬间,我怀疑是真是幻,怀疑自己酒还没醒,这怀疑,也贯穿了整个行程。

    图 / 许培鸿

      第二天午后,我们向景区进发。

      阳光明媚,恢复了夏天应有的热,前一晚的雪,仿佛真的是宿醉后的幻觉。

    图 / 许培鸿

      幻觉疑似在路的两边。

      沿途起码有一万只羊,车在公路上,也在草的怀抱里,更在羊群裂开的一条宽缝中。

      我仔细看那一万只羊——它们卧着,或缓缓动着,或把脸凑在草地上蹭着、啃着,它们头部纯黑,脖子以下纯白,像带着头盔的勇士,无论做什么,都保持着戒备森严的姿态,从车窗往后望,黑加白压压,简直是一个特种兵团。

    图 / 许培鸿

      “这是黑头羊,巴音布鲁克特有的羊。”导游解释。

      我放心了,不是酒没醒而看错。

      “和此地的族人一样,它们也是蒙古血统”,导游笑,“1771年,土尔扈特部落在首领渥巴锡的带领下,从伏尔加河流域东归祖国,带回一批欧洲、俄国的羊种,与我们当地的羊杂交繁育,它们耐高寒,是勇士的羊。”

      幻觉疑似在大大小小的湖泊。

    图 / 由和静县宣传部提供

      在前往著名的九曲十八弯的路上,我们经过天鹅湖景区,只见湖水潆洄如带,清澈见底,而四周群山环抱,天山倒映在碧水中,洁白的天鹅扑腾着翅膀,擦着湖水舞蹈,我只疑心,这便是世外桃源。

    图 / 许培鸿

      及至到了九曲十八弯,下车、徒步,再坐游览车一路向上,往海拔更高处,停车,再徒步,走向观景台;心中早做好美不胜收的准备,却仍被眼前的景色震慑——山更高大,地面更开阔,古老的开都河仿佛从天边缓缓向我们走来。

    图 / 郝德尔

       曲曲折折的水,如飘带,分明是前一晚我不省人事前看见的晃动的哈达的模样。

      在阳光照射下,随天色越来越晚,水的颜色也发生变化,从白到黄,一汪一汪,我怀疑那就是酒,用泉水和雪水共酿。

    图 / 许培鸿

      “此景只应天上有,人间能有几回见?”导游指点着远山近水,向我们吟诵,“夕阳下山时,九曲十八弯的湖心里就会映射出九个太阳,据说这九个太阳就是当年后羿射下的,落到了这片美丽的大草原上。”

    图 / 桑布

      于是,我们耐心等夕阳的到来。

      骑马、看花,在草地上惬意地躺。

      终于——

      “来了!”“来了!”

      “咔嚓!”“咔嚓!”

      九个太阳出现,人群蜂拥至观景最佳处,长枪短炮刹那间摆成一排。

    图 / 由和静县宣传部提供

      九个太阳在曲曲折折的水中连成一线,竟让我想起《兰亭集序》中提到的古老游戏,“流觞曲水,一觞一咏”。

      古时文人若来到此地,是喝酒呢?还是吟诗呢?还是就把九曲十八弯的水当作酒,对着落日,让空酒杯随波逐流,流到谁面前,就舀一杯,喝一口,再赋诗一首?

      令人迷醉的幻想只一念间,天上的太阳就在这一念间跳下山,水中的太阳也消失了。

    图 / 许培鸿

      我们按原路返还,车在草原上奔跑。

      草原一望无际,无遮无拦,一马平川。

      司机开着音乐,又是那首《鸿雁》,循环往复“天苍茫,雁何往,心中是北方家乡……”

    图 / 颜明星

      这一刻,天彻底黑了,山只剩下轮廓,一轮满月挂在空中,远远近近除了月光,只有大大小小的车灯亮着,我有种冲动,再喝点酒——

      天地间,只有这一串光点,壮美、苍凉。

      多像大醉一场的感觉,满足、怅然,似真似幻,清醒时,又有些孤单。

      这也是巴音布鲁克给我的印象吧,想醉,是醉本身。

    图 / 由和静县宣传部提供

      【作者:林特特,本名杨颖,安徽合肥人。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清史研究所,做过教师、编辑。选择性失忆患者,仅记住所有快乐。微信公众号:清唱(id:qingchangaixiaoyang)。已出版《以自己喜欢的方式过一生》,畅销百万册】

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          (编辑:徐高栋)

  • 上一篇:基层创城的苦辣酸甜 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下一篇:没有了
  • 相关 护肤 资讯
    精彩图库
    • 爱美
    • 健康
    • 情感
    • 美体
    Copyrights © 2011-2012 chinamode.cn 风尚中国 站长QQ:838869911 投稿邮箱:838869911@qq.com
    本站除标明"本站原创"外所有照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冒犯,请联系本站,我们将立即予以删除!